Pan💙

这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苩:

一轮爹点的女仆装……(′゜ω。‵)还是发一下叭

碳白:

fell福=====天使!!
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@大西瓜 ç‚¹çš„fell的sf( ´âˆ€ï½€ï¼‰


色差太可怕了😱绝望【躺平

《原創》赤之羽翼

曉風殘月:

赤之羽翼 前言


  我是曉風殘月,目前是個JK,會寫這部作品,是因為常常會有孩子們來跟我說,他們的存在,真的是正確的嗎?會不會,其實自己根本就不應該出生?甚至也會透露出想自殺,卻缺乏勇氣。


  用這部作品告訴你們,你們並不是很特別,但同時你們也很特別。對於某些人而言,你們只不過是過眼雲煙,路邊的砂石子罷了。就好像是,有些無聊的人,永遠都會想拿路邊的石子踢來踢去,找樂子。


  現在的你們就是那顆石子,可是有一天,有個特別喜愛石子的人看到了你們,他們就會將你們拾起,你們就是特別的石子了,也許是某個雄偉建築的其中一環,也許是哪個收藏家,孤單時的小陪伴。


  不要悲天憫人,不要妄自菲薄,你們有自己的位子,只是還不是時候。你們需要更多的陶冶以及磨練,你們不用管他人怎麼看你,被欺負了,想辦法回手,讓自己正正當當的回手就對了。


  也有些人說了,他們害怕自己的力量。害怕自己傷害了重要的人,所以他們發過誓,永遠不會將這股力量用在人們的身上,但是當他們出於防衛使用的時候,卻又是內心責備不已。


  透過這個作品,我要讓你們知道,「力量是拿來保護人的,而不是傷害人。」這句話的意思,我會在故事裡面告訴你們。


  所以我為了這些人,寫了這部看似乏味,又平淡常見的超能設定,來訴說一段孩子們的故事。


  不要叫人小看自己,也不要小看他們。


  任何人都有著一段悲傷的過去,但不要因為這段悲傷的過去而成為傷害別人,或是傷害自己的理由。


  我是曉風殘月,每天正常運作中。


序章
  在一個物質充斥的時代,人們在演化的過程中,獲得了超能力,卻也因此濫用了它們,引發了戰爭。越是強大的人們,越容易放縱自己的本性,傷害弱小的人們。


  整個世代,呈現了弱肉強食的現象。有些人出生就受到神的眷顧,有著天資稟賦的力量,受著眾人的愛戴,相反的,沒有特色的能力者,或是發展較為落後的能力者,成了狼群的獵物。


  名聲、力量、地位,成了那個時代最顯著的身分分級。遺棄、欺辱、折磨或是他人的實驗品,不再那麼的低調。


  社會充滿著,虛偽的榮華與和平。


  「少年,要不要跟我走?」直到那個人出現,生活就這麼改變了。他帶著我與其他的小孩,一同踏上了旅程。當時的我不知道我會去到哪裡,但我知道,只要跟著強大的人走,必定能夠逃離災難。


  他賦予我名字,使我從「被遺棄的小孩」,成為了一個有著正式地位的能力者。但故事的主角始終不是我,到最後,我還是沒有得到神的眷顧。


  「到頭來,我還是一無所有」佇立在沙場,望著大家的屍體,這個故事,都要從那一天說起了──


□


  戰亂、飢荒、瘧疾盛行在普羅士城內,人們流離失所,大部分的人死於瘧疾,也有些人死於飢荒。


  滿街的腐臭味,以及揚起的塵沙。飢餓的人,正醜陋的將自己的同類化為生存的糧食。而他就在暗巷望著這般的光景,即便飢腸轆轆,也不願意與那些醜陋的人們同流合汙,也認為,自己沒有資格生存。


  凡是他走過的、待過的地方周圍的植物、生命必定死亡,帶著不祥氣息的他,隨時能夠「宣告」他人的死亡。


  「少年,要不要跟我一起走?」一位戴著褐色帽子,穿著紅色短衣,藍色褲子的男人走靠近了他。


  『明明看起來很年輕,穿衣服真沒品味呢。』他在心中暗自嘲笑眼前的這個男人,『啊,說起來這裡是冬天呢。』


  他只是不發一語的望著這個穿著隨便的人,也不打算回答,更不想跟眼前這個人離開。因為他認為,自己可是會招來死亡的存在,不夠強大的人,是會死的,而眼前這個人,看起來就像是會落入狼飧的嫩肉。


  「唉呀,抱歉,我忘了自我介紹,我的名字是島田赤羽,你呢?」赤羽微笑著。


  「名……字……」一個不小心,他便將思考的事情化為語言,就這麼地脫口而出,「!」這個失誤,使他十分慌張,趕緊掩住自己的嘴,望向對方。


  「看樣子,果然是那個恩賜呢!」他一派輕鬆的說著,一臉茅塞頓開似的清爽。


  『奇怪?怎麼其他人聽到我的聲音就死了,這人還活著?說起來,我的氣息應該就會讓他難受得不得了了,怎麼他……。』盯著赤羽,他的腦袋不斷的思考著。
 
  「恩……賜?」他重覆了這個詞,雖然明白這個詞的涵義,但卻無法理解,為什麼赤羽會迸出這句話,他只是一臉困惑的望著赤羽。
 
  「大家的超能力,都是神給的恩賜啊!不論是傷心的能力、劣質的能力,或是令人稱羨的能力,只有用在對的地方,才能使它們變成一個非常出色的能力。」赤羽依舊微笑的闡述著,所謂的恩賜為何物。但,於他而言,並不認為自己的能力,是什麼恩賜。
 
  「吶!少年,跟我走吧,我可以讓你的恩賜用在對的地方!」赤羽向他伸出手,而他只是傻愣著。
 
  『這個人在講什麼,活像誘拐兒童犯似的,肯定是有問題的吧?難不成,他是人口販子?』年幼的身軀,思考著人性的險惡,至少,他也看過了不少人世間的謊言與罪惡。
 
  「我……沒有理由相信你。」帶著厭惡的眼神,『或許也是一成都沒變過?至少見過我的人都說我的表情是"一成不變的冷血"』,他拒絕了,並且開始思考,自己的猜測如果正確的話,會有什麼後果。
 
  『如果這個叫作島田赤羽是個人口販子,照他剛剛說的意思,一定會用我這令人作嘔的可怕力量,做些帶來災害的事情。』他直盯著赤羽,不打算起身。
 
  『唔……比想像中的還要有戒心呢!不過這樣也好,至少內心堅定,他才不會被罪惡的人牽著鼻子走。』赤羽似乎在思考些什麼,而空氣也因此沉默了幾秒鐘,突然,他的笑聲打破了這僵持的寧靜。
 
  「有什麼好笑的?」
 
  「不,我只是覺得,幸好你多多少少對人有些戒心呢。」赤羽將手收了回去,插在腰際,一臉放心的表情說著。
 
  『他這話,是什麼意思?』不想再繼續和眼前這個男人待在一處,少年站了起身。
 
  「如果你只是在找可以販賣的人口的話,前面那個廣場就一堆了。」拍拍身上的灰塵,雖然本來就沒有多乾淨了,走出暗巷,這就打算離開了。
 
  「不,我要找的就是你。」赤羽跟上對方,繼續說著。
 
  「那你找錯人了。」無視了他,繼續往前行。
 
  「反正,你也沒地方可以去吧?」赤羽這句話,終於是讓少年停下了腳步,但情況有些不妙。
 
  「有沒有地方去,不關你的事。」一陣壓迫的氣息襲向赤羽,但卻沒有讓赤羽服從於此,倒是一派輕鬆的說了:「既然沒有地方去,就到我這裡來"學習"吧。」赤羽不死心的邀約著。
 
  應該說是……放著不管,也不是辦法。
 
  「我說過了,不關你的事。」少年不打算再和對方客氣,他雖然不知道怎麼收斂力量,倒是很懂得讓力量爆走。那令人窒息的壓迫感,完全都不像是眼前,那矮小的小孩子釋放出來,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處於飢荒的城鎮,他的身影有些搖搖墜墜。
 
  「不要逞強,你現在的狀況可不適合用這麼大量的力量。」赤羽輕輕拍了對方的頭,對少年來說,一直都無法理解,為什麼眼前這個人,都不會被自己的力量影響。況且,力量似乎有被抵制的感覺,只見眼前的人,突然敲了自己的額頭一下,讓他跌坐在地上。
 
  「我就直接一點好了,你的力量,會給世界帶來毀滅,所以我是來教你怎麼使用的,你不覺得我的力量可以抑制你嗎?看看周圍吧?剛剛那些昆蟲都還在飛,他們很自由,不是嗎?」他望向那些不小心被少年殺死的昆蟲,然後又繼續說了:「你也想,自由的活著吧?相信我吧,如果過程中,你想叛變也沒關係,但至少就現在,跟我一起走。」他再次微笑了。
 
  『如果……是這個人,或許是真的可以改變我的命運?』不論是飢餓還是對於對方及自身突然湧出的這些想,少年都覺得很困惑,不應該有的求生本能,告訴了少年,在繼續叛逆下去,恐怕會更慘。
 
  「加入我們吧!」赤羽蹲在少年的眼前,雖然是笑著,但還是有一股氣息讓少年幾乎呼吸不了空氣。然後從口袋拿了三個黑色戒指,叫他戴上,並告訴他「這是能夠抑制能力的東西,這樣和其他人生活起來會比較便利……」。
 
  「呿……你可別搞錯了,我只是想活命。」等下?好像哪裡怪怪的?
 
  「等下,和別人一起生活?」他思緒突然被什麼打斷似的,對他來說,這是第一次跟別人走在一起,甚至一起生活。
 
  『……這個人對我做了什麼?內心的這股激動是……為什麼?』高興、不安、幸福的感覺在少年的心裡交織著,他不明白,自己為什麼要妥協,但是卻同時,也對於自己的妥協感到高興。
 
  「對了,你的名字還沒告訴我呢!」赤羽拉著他,來到一個空曠的地方,向著天空比了個手勢之後,有台直升機朝他們飛了過來。
 
  「我沒有名字」又或者說,我不記得我有沒有名字了。他望著赤羽,並沒有多做任何的解釋。
 
  「這樣麻煩了呢,不然我給你取個名字吧,冬明吧!今天就是你的重生之日,你會像是冬天的燈火一般,為他人照明前方。」赤羽摸了摸他的頭,彷彿沒有發現,這個孩子的心裡,正在萌發著,一股名為「溫暖」的情感。
 
  『給我這麼重要的地位真的好嗎?難道不怕我叛變嗎?』
 
  「赤羽老師!」直升機上有著十個人左右,每個人,都有著獨特的氣質,他們有些是稚嫩,有些則是看遍世俗般的優雅。全部都是赤羽拯救的人們,而他,冬明也成為了其中一員。
 
  『他們,都是被拯救的嗎?他,到底為什麼?』帶著眾多的疑惑,知道自己妥協的太快,但卻又矛盾的認為,這般的妥協或許也不錯?以及,望著機上的每個人,都是洋溢著快樂的氣息,信任,已經漸漸的在他心中建立起了。
 
  他的人生,也是從這一刻起有了不同的變化,有了伙伴以及體會到了名為「感激」的情感。